10月12日,防城港供电局纪委书记陈海涛要到她挂钩的贫困户帮扶,而挂钩的两户人家都是板蒙村里林组的农户,而里林组至今还没有通公路。

  市里这次干部帮扶贫困户安排,供电局的任务非常繁重,全局17名领导、干部挂钩的26户贫困户,全是连摩托车都开不进去的山里人家,最远的单程要徒步6小时。

  陈海涛挂钩的这两户人家还算好。考虑到她是女同志,而且前不久还把脚扭伤了,所以局里将她调整为挂钩里林组7号蒋富安和8号蒋付友。

  然而,去这两户人家的路同样是一点不含糊地糟糕。因为绕来绕去,基本上是沿着板蒙江河床或岸边走,时而沟沟坎坎、草盛挡路,时而过河蹚水、卵石遍地。行走在乱石之上,稍不小心脚一打滑,人便四脚朝天。

  供电局扶贫帮扶小组副组长程展邦经过多次“历练”,经验十足,这次出发前特地配备了一个背包,说即使是仰倒下去也有个垫背的,不至于伤到腰。或许因为多日没有下雨的缘故,这次大家都走得非常踏实,他那个背包除了装些东西,并未显出兼有的“特异功能”。

  整整一个小时后,我们第4次跨过板蒙江,先是眼前出现一片茂盛的玉米林,继而狗吠声四起,接着闻到一股浓浓的八角香味,几间土墙老房子便露了出来。

  出来迎接我们的是7号主人蒋富安。他年近60岁,满脸皱纹,一口银色镶牙,说话和笑时嘴往一边歪。人憨厚如一头老水牛。

  据驻村林文翔介绍,蒋富安现在住的原是小学校的房子,在小学校撤销后,他一家从更深的山里搬出来租住的,每年房租100元,一签30年。周边无自留地、自留山,一家6口人靠微薄的八角、肉桂收成和找山货、打柴度日,年收入不足2000元。因为3个儿子学历都不超过小学二年级,至今一直待在家里。我们到达时,他们已经上山去找山货了。据说他们找山货一年收入100多元。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个找法、找些什么山货?

  陈海涛了解到,老蒋的3个儿子都是青壮年,虽无文化,却有体力,联系到单位某些部门也需要这样的人,就告诉老蒋,说他们那里可以安排老蒋的3个儿子做线路工、种菜工等,月收入2000元以上。

  “像老蒋家的这种情况,想脱贫一是搬迁,二是就业,此外别无办法。”陈海涛说。她劝老蒋夫妻俩在山里经营山林,让儿子出外面打工,不但一年脱贫,而且可以奔小康。

  老蒋听了这话笑得嘴巴又歪起来,当即叫老婆宰了那只前几天抓到的竹鼠,和着陈海涛送去的几斤猪肉做出一桌菜,并拿出了蜂蜜酒,先行感谢了。

  同时,老蒋还叫来邻里乡亲蒋付友一起入席。蒋付友也是陈海涛的挂钩帮扶对象,因为他的4个儿子都在外打工,家境比老蒋家稍好,只是一年到头他没有见到儿子有一分的回头钱,就没好气地说他们全在外混耍。

  俗话说,去时牛回时马。返程总是让人感觉比去时轻快得多。尽管是原路返回,但记者更深的体会是:让我们感到轻松欢快的,还是一种心情。毕竟供电局给蒋富安一家带去了一个希望,并留在了他们迄今为止想都不曾想,也不敢想的心灵里……